某月10號, 3:12 p.m.
午後的雨,令人有點發悶。
本來我是喜歡待在家裡聽雨的,但,沒來由的湧上了一股鬱悶。不想出門,但,與其待在家裡自閉兼發霉,不如找個地方,沉澱。


迎著灰藍色的綿綿細雨,我來到了BLUE SEVSEN。

推開門,遠遠的就見到了藍謹的笑容。
我在吧台前中間偏右的座位坐下。
等著,他為我送上他特製的咖啡。
藍色曼特寧。
我們似乎是在無意之間建立起一種默契,無須流於形式的招呼、言語,我能懂,他也能懂。


我抽出牛皮紙筆記本,將我的鬱悶化為藍色雨滴,漫漫而下。

年輕,對那極力追求安定的我而言,無非是化學元素中及不穩定的硝化甘油。
微一碰撞,就會散出耀眼火花。
但,那令我最無法接受的,就是閃耀過後的

黑‧闇‧孤‧寂。

因為,如我果真是硝化甘油,那我總會要擔心,在揮發殆盡之後得黑暗裡,眼裡所能見到的,恐怕只剩回憶中已失真的片段光亮。
到時候,會不會只恨當初從未見過那燦爛?

將筆記本轉個方向,推到藍謹面前,讓他幫我消化。

他看了一會,說:「你太消極、太悲觀了。你又怎能預知未來?」
我笑了笑:「我總怕是我多想了。」

他說:「年輕最大的好處,就是經得起無數次嘗試、承受得了摔,耐得了革命尚未成功前無數次的失敗!」

聽見他這種譬喻,不住好笑。
接著他的話頭道:「也經得起尼古丁、咖啡因,及乙醇的摧殘。」
我們兩個一起笑了起來。

我嘆了口氣,道:「不過,太過年輕,這只令我聯想到屢次挫折的痛苦。」
他微一昂首,不以為然。
「不然你以為經驗老到四個字打哪冒出來的?走過這段後的是輝煌。等你日後回首,看到其他的年輕人,你定會覺得,年輕也是多麼美好的。」

我明白,所以笑道:「你說的沒錯。我已經開始有這種感覺了。」
他微笑。因為他明白我已明白。

「那表示,你已經開始醞釀成熟的芬芳了。」
「粗醅新成,我已聞得酒香。」
「你不要忘記,要釀一罈美酒,所有原料的分子勢必要經過數次的破壞、分解,才能找到最適的組合。香醇是將過動盪後的沉澱。」

「多次失敗中的學習,也才能凝聚出一點智慧的光芒。」
「You got the point! 」

「人生本就差強人意,多虧有你,這些日子看起來,也有趣多了。」
「在混濁的水中,本來就難看得見底。何不一同坐下,靜待那清澈的一刻?」
「多個良伴,旅途的艱辛也不在那麼磨人了。」

我和他伸手,緊緊一握,不再言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