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兩名傷患
Leax一醒來,只覺得無數把鋸子在抽拉他的腦袋。想抬手按壓發脹的太陽穴,卻一點力氣也沒有。他突然愣住了。
民房?
這…這是怎麼回事?
Leax深吸口氣想冷靜一下頭腦,卻痛得眉毛打結、冷汗直流。可想而知,腹側傷口大得嚇人。緩過疼痛,他環視整個房間:屋頂由淺色木材搭建,牆面塗著灰泥,儉樸但色調溫暖的普通民房──不尋常的是門口露出的那抹異紅!
「SHAXFER!你還…?」Leax本想問『你還活著嗎? 』但見對方精神奕奕站在那,這無疑是廢話。
倚著門檻的紅髮男子壞笑:「想不到你還挺冷靜的嘛!怎麼你都不懷疑自己被強盜抓去?本來還想趁機看看你驚慌失措的樣子。」
Leax聽見對方如此坦然看好戲的態度,忍不住擺出「真受不了你」的表情。
「那你至少要先把我的手綁起來,這樣我才會懷疑。」
想不到對方聞言,竟然轉過身萬分痛惜地捶牆:「啊啊啊啊啊啊!我竟然忘了這大好機會!」
「你這白癡!」Leax簡直就要翻身起來打他,這一激動頭痛欲裂。
Shaxfer終於回頭,笑得十分燦爛:「我終於找到比我還倒楣的傢伙,你身上那口子可不小啊! 我載著你沿路跑,你的血還嘩啦嘩啦地往下流!」
這些話聽在Leax耳裡頗為諷刺,似乎自己做的事情到了對方眼裡都不過是個可以忽略的玩笑。他突然沉默下來,看對方還能說出什麼風涼話。
未料Shaxfer扭開視線,揪著滿頭亂翹的紅髮,口氣十分不自然:「…你肚子上的洞…實在很大,我又要扶著你又要堵住傷口…唉你這小子真嚇掉你爺爺不少俊俏頭毛!」說完話,好像終於可以放下心,Shaxfer此刻神采飛揚。
Leax一愣,終於知道對方的意思,雖然表達關心的方式有些詭異,忍不住揚了揚嘴角。
「那最好,省得你有臉出門了又去危害世人。你還沒告訴我,你能動了?」
Shaxfer拿起身邊柺杖一撐一拐走到Leax床邊坐下。
「還不大能走,不過騎馬宰人的話是綽綽有餘。」他向Leax咧嘴得意的笑。不意讓對方發現自己眼眶帶著兩圈黑。
「現在覺得怎樣?我們沒本事弄到你給我吃的那種藥草,老實說你真會裝死,硬是把咱們團裡唯一的女性嚇得…」
「明明是你自己擔心的要死,幹什麼嘴硬牽拖到我頭上來!」一位同樣紅髮飛揚、有著小麥色肌膚的艷麗女郎端著食物走進房裡,打斷Shaxfer的鬼扯。「先生,您看看他的眼圈。真是的,這種話有什麼不好意思說!」
Shaxfer被說出心事,頓時窘得臉孔扭曲,大吼著:「你、你別裡她、我妹妹滿口瘋話! 」
女郎用力拍打發言者的後腦!
「豬頭!我還不想承認有這種老拐彎子說話的窩囊哥哥!真不像個男子漢!啊啊,先生,讓您見笑了,您一定沒料到辛苦救回來的竟然是這樣低下的材料。」Shaxfer想要反駁的話全被女郎兇狠眼神瞪回肚子裡。
女郎邊嘮叨邊將Leax小心扶坐起身,還在其身後體貼地塞了個軟墊,才遞給他一碗熱騰騰的牛奶濃湯。
「瞧我竟然顧著跟那不成材的爭吵,我叫Shaxna,算是尼洛恩的副長。真的真的萬分感激您救了我們那沒用的首領!」
Leax看著Shaxnar充滿感激與敬佩的靈動大眼,訝異於對方的直言不諱。這會倒是提醒了他和什麼樣的麻煩糾纏上了。Leax垂下眼簾,有些黯然。
「不,沒什麼…」
Shaxna大方地拍拍Leax的手,彷彿看透他的心思,說道:「您放心吧,尼若恩馬上就要消失了。我族的敵人既然消滅,尼若恩馬賊也不需要多存在一天。哥哥!接下來是你的責任,人家可是為了你才受重傷的,你啊要老實認真的解釋,有問必答,不然你就沒有晚飯吃!」說完,離開前還狠狠擰了Shaxfer的手背,痛得後者大叫。
Shaxfer撫著手,逃避Leax閃著精光的眼神,遲遲不肯開口。Leax當然知道對方跟自己一樣,都是那種喜歡把問題藏在心裡獨自解決的人。雖然可以理解Shaxfer的難處,但逼問與看對方發窘的機會更是難得。
「我想我需要Shaxna好心幫忙…」
「好啦好啦!你要從哪開始?」
「那群強盜攻來,你如何躲過?」
Shaxfer看向窗外,緩緩道來。
…你還記得我拜託你向藍天傳話吧?那時就是靠著牠把我們跟昂巴斯的情報傳給Shaxna,要她想辦法不著痕跡地把強盜引出來,讓他們發現昂巴斯的存在。你別瞪我,昂巴斯又不是我們的目標。而且接下來你也知道,Methimas才不是三流貨色,他一定會想辦法把敵人引到對自己最有利的環境上將之解決,所以我只要在原地等雙方打地昏天暗地時,讓偽裝成雙方人馬的同伴把我帶走就好了。嘿,你一定想不到,他們總共穿了三層衣服,一層黃草色,再來是昂巴斯皮甲,最後黑布包包纏纏就成了強盜!
啊?你說我怎麼活得下來?嘿嘿,還不簡單,趴在地上裝死啊!那些血嗎?喔,我運氣超好,有個倒楣鬼頭被砍下來,血全噴到我身上,我正愁只躺著會被人發現呢!
你…你沒事吧?怎麼臉色這麼差…
好吧,我繼續說,你若不舒服告訴我。後來啊,後來你就來了,想不到你衝得比我的同伴還快!你在對抗座狼的時候,Shaxna帶著藍天找到了我,所以我也偽裝成昂巴斯的人…我原本不想把你拖下水,但不救你的話…我知道帶走你會讓你被懷疑,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所以在你昏迷的這段期間,我們想出了一個辦法。由Shaxna出面跟Methimas達成協議,請他放過尼若恩,畢竟我們的敵人與危害作亂的對象始終只有強盜。如果他願意的話,我們即刻解散,並給他一些諾林當作尼若恩被消滅的證據,他不需要冒著折損人員的風險與我們衝突,回去還可以交得了差,這樣的優遇Methimas沒理由不答應。這樣一來,就算被發現我真的是尼若恩的首領,對你也不會有影響,而且總算達成對你的承諾。
我只能說我們很幸運,遇上的是昂巴斯這樣的傭兵旅團,而不是艾爾若札的騎士團。聽說他們的團長Rantys態度強硬得不像話!
當然,Methimas只有放過我們這回,嘿,你放心,他沒有機會再抓到我們,我們只想要奪回諾林,尼若恩只是一個逼不得已的手段。不用再假借馬賊名義,大家高興都來不及了!現在只等塵埃落定,咱們就要回去家鄉重振諾林族風業。
你說我?我還不想回去。一回去我奶奶就會想辦法叫我結婚,也不想想我還多年輕!你知道的,老人家總是這樣,我爸媽都不在了,身為長子的我就更難拒絕…唉喲!你不要笑啦、我很正經在跟你講話,你這樣很沒禮貌耶!你知道我有多麼煩惱嘛!你還笑、你還笑?活該!知道痛了吧!
……
「所以說就只有我一個人自作多情,活該倒楣了?」Leax躺在床上,忽然冒出一句。
「你說這什麼話!你不知道你、你的行為…」Shaxfer突然激動起來,向來油嘴滑舌機伶狡辯的他,也有辭窮的一刻。
「反正我雞婆多事,我認了。」Leax撇開臉。
「你這傢伙!枉費我還佩服你、感激你,以為你是個高尚的人!」
聞言,Leax緩緩轉過頭:「喔?終於說出來了。我俇你的。受傷或什麼,我並不在意。」看見他眼裡的戲弄,Shaxfer真想一拳凹了對方的鼻子。
Shaxfer為自己老是中招十分不平,忿忿然哼道:「真是夠了! 我真是受夠了你開玩笑的方式!」
Leax笑道:「我知道你有你的難處,並不在意你把我蒙在鼓裡。不過,我也是個人,度量有限。你也好歹讓我發發牢騷,算是扯平吧?」
Shaxfer思索一陣,才答腔。
「我對於利用你、沒有向你說實話,鄭重向你道歉。」Shaxfer誠摯地看著對方。
Leax明顯愣住,才堅定地搖頭。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記性不好。…那個,你與令妹感情真好…」
Shaxfer了然,順從地轉移話題,心底更是欣賞眼前這人。
「她啊?唉,標標準準徹徹底底的男人婆一個!從小騎馬劍術樣樣纏著我學,只要男人會的事拚命都要學起來,還想勝過所有男生,那打死不服輸的牛脾氣,煩都煩死了!要是有哪個男人敢娶她,呵哈哈哈哈,難喔!怪了,底下其他妹妹都不會這樣啊?」Shaxfer邊講邊搖頭。
「你還有其他兄弟姊妹?」Leax想起Ena,不禁暗自神傷,為了不讓對方看出來,他又問。
「你忘啦,我說我有十八個弟弟妹妹啊,這可一點也沒有誇張!不過只有Shaxna與我有血緣關係,我們是雙胞胎,看不出來吧? 其他都是我爸媽奶奶收養的。唉,都是因為戰爭。」
Leax倒未注意至兩人的長相,只覺得Shaxna是個很豪爽大方的女性。
「那,請問一下,你的父母呢?」
「天殺的強盜。」
「我很抱歉…為什麼你的同伴沒有早一點來找你?」Leax笨拙地轉移話題。
Shaxfer搔了搔腦袋,聳聳肩膀:「如果同伴走散了原則上都會發出求救訊號,讓其他人方便找尋。在遇到你之前我正昏迷,醒來之後,因那時還不信任你,為了怕拖累其他人,所以我遲遲不敢放訊。而且之前跟強盜的遭遇讓我們元氣大傷,Shaxna迫於恢復並防止敵人追殺,恐怕也無力出來尋找。她那時還以為我死了,儘管表面上看不出來,聽說晚上偷偷哭的很厲害…」
「啊,我對令妹真是不好意思。」Leax直覺的說道。
「說什麼話!儘管我是這樣的身分,你仍為了我擋下座狼和強盜、還因此受重傷,我還…」
「就不說這些了吧。你的傷…怎麼樣了?」Leax 笑著打斷對方的話,他總是不習慣讓別人對他道謝。
「你就別擔心我了。肚子都結痂了,可你,你這笨蛋!座狼包圍你的時候,你怎麼還能發呆!」
「我…」Leax不禁辭窮,他怎麼能說得出口,他以為對方死了?怎麼說得出口,他以為他又回到幾年前失去族人與Ena的那悲劇現場?
Shaxfer瞧見對方臉色,嘆口氣也不再追問。
「唉,能看你醒來就很高興啦。說這麼多話你恐怕也累了?早點睡吧,畢竟你失了不少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