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你只要活在這世間就要面對很多不如意的事。

  我目前遇到的最不如意,應該是──據傳,地獄召書為了不被找到,被拆成了散頁,當中還有許多仿冒得唯妙唯肖但無用、或者會有反效果的贗品。

  然後,這學院光一層樓就有上百間教室,每彎過一個迴廊,你還會看到有三、五間教室大的圖書館分室,系圖書室,研究所圖書室……

  我得承認,我先前確實十分佩服將這鬼東西藏在物理學院的那位前人的做法,但,當你必須將超過666張輕薄的書頁從幅員廣大、樓層區隔猶如迷宮的校區內毫無遺漏的一一起出,之後還要設法銷毀,我想你不一定有足夠的涵養由衷誠懇地稱揚那位前人的遠見。

  「你真的有把握所有的書頁可以在一個晚上通通找出來嗎?」
  「我想應該可以吧,大概。」Lere眨眨眼,聳聳肩,那看起來似乎是邀請我往他腦門揮一拳招呼的意思。

  「我可以確定的是,沒有你的話,這個任務絕對無法達成。」那殭屍終於發現他言語失當,作為補足,他以完美的肌肉協調操控出他以為的溫柔含笑的誠懇臉龐。這讓我忍不住揪住Lere迫使他停下來,然後扣那下顎,死盯他臉部每一吋肌肉線條。

  「怎麼回事?」這種反應成功使他嚇一跳。


  「我在找肉毒桿菌或膠原蛋白的注射跡證。」


  那司旱族類的原本有些啞口無言的忿愕,約莫是要抗辯啥他怎麼會需要這種東西云云,但沒多久就轉成得意。

  「我只不過用了幾天的L–Ascorbic Acid(左旋C),Sunkiss推薦的牌子。怎樣,效果很出色吧?」他眼中得意的閃光輻射般炸了開來,迫使我立刻放開他的下顎,以他那身上等衣料把手上不小心沾染到的低能擦乾淨。他那表情若拍下來貼到網路上去,肯定有無數去死團眾願意代天行道。

  「學校這麼大,我們最好是分頭進行吧。」我說。

  「我也想這樣,可是你實在不能將我跟Doris幹員單獨放在一起,你知道我有Sunkiss了……」
  
  「你確定在尋找地獄召書的同時,你們所在的空間將只會有你們兩個嗎?」我立刻打斷他。那司旱竟然戰戰兢兢地吞了口口水。

  「不,其實……」
  Lere皺著眉狠狠地猶豫了一下,終於靠過來,小心翼翼地就著我耳朵說(真是多此一舉,但他就是會忘記我的聽力比他想像的要好上好幾百倍):「我不怕妖魔鬼怪,你是知道的。但……Doris幹員看我的眼神……讓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危險……」
  


  你活該。


  我是很想就此甩掉這該死的包袱然後盡快獨立完成我的任務領到我那一份酬勞,好好睡上一覺。但一想到將來可能會無窮無勁地面對一隻曾遭受到眼神猥褻而以為自己精神上出軌的純情殭屍不分晝夜地在你棺前五子哭墓,那真的只有吵死人可以形容。
  
  不要懷疑,這種蠢事Lere就是幹得出來。
  
  所以我立刻巴開掛在我肩膀上的司旱,拋下一句「關掉手電筒」,推開第一間圖書室,認真幹活。

  
  微微調整瞳孔縮放,面對幾無光源的空間,我的視網膜呈相褪為青單色階,頗為類似你們在電影中用夜視鏡看到的色澤。
  
  根據Lere的說明,地獄召書既然屬於黑暗的力量,那於幽闐之中,是我最容易感知的有利環境。我抬腳輕移,幾步就踏上天花板。不出所料,幾痕不祥的磷青色的光紋分別從室內各處架上書頁中探出芒來。Lere的夜視能力雖不差,但仍遠不及我,即使我點出方向,他依然需要摸索。面對數十道成人高度的書牆,嘆口氣我認命走去。


  當我躍下天花板,正要探取《An Introduction to Mechanics, Kleppner and Kolenkow》這泛著青光的書時,「啊哈我找到了──」背後響起女幹員的得意,頂上傳來不明的嗡鳴,猶如原子彈爆炸般的白光衝擊而來──

  
  「天殺的不是叫你不要開燈嗎!」我連忙捂眼,但光速如此迅捷,瞬間的衝擊依然造成我短暫的失明。
  
  「為什麼?開燈不是比較好找嗎?」Doris幹員非常不滿我對於她的體貼如此無禮,我甚至可以隔著我的背感受到她雙手叉腰潑婦罵街般的態勢。

  「LEEEEEEEEEEEEEERE!管好你的Fans!」那殭屍終於發揮他之所以能從數百場大小戰役中活下來的身手,躍過三圍書架將電燈關掉。

  「對不起!Lucton你的眼睛還好嗎?」
  「如果她再白目下去,我就會讓她也見識真正的天堂之光!」又再痛忍好幾秒,我視網膜象徵殘暴的腥紅才逐漸消退。

  放開雙手,睜眼瞥見Lere關心的神色,我說,「如果你想殺我,這幾秒鐘夠你用了。不然,你就等著裏我親自動手。」喔不,我說錯了。若要殺我,不需要任何千年道行的妖魔鬼怪,你只要派個人類菜鳥就可以了嘛──
  然後Lere你也等著吧。

  「我不會再讓這樣的意外發生了……」那殭屍一臉吞了苦瓜的懊悔。
  
  眨眨雙眼,我調整瞳孔重新適應闐黑,而Lere越過我向人類鄭重放話。



  「如果你再這樣不小心,我會跟客服投訴喔!」



  那我該向誰投書你的腦袋和邏輯?



    Dear My Good Lord,

    請祢回收您眼皮底下這可悲的造物好嗎?

    理由?
    ──因為我深切懷疑他有可能是造成這地球毀滅的直接主因!

    Yours truly,
    Lucton

  我不但真的在胸前畫十,甚至還想搶那司旱頸上的銀十字項墜跪下來祈禱。幸虧上帝讓我還保有一點理智。將《An Introduction to Mechanics, Kleppner and Kolenkow》粗魯翻開,抽出泛著青光的那頁用力塞進Lere懷裡。

  「喔哇!真的有耶!」所以當初接任務不是為了保衛地球?只是為了寰宇蒐奇

  「耶──你的頭、」「我看看我看看、欸你幫我抓那邊、我抓這邊!來看看這樣會不會變字體!」那殭屍兩眼大放光明,逕自抓起我的手放在那張書頁上,一邊亂叫亂跳,興奮得好像那上面有荒川宏的親筆簽名或者最新一期手稿。

  你也喜歡荒川宏?
  拜託你饒了我!這世間有一隻宅殭屍就很夠我受了。


  只見紙頁上的墨文一陣扭動,瞬間變成意義不明的鬼畫符,青光黯淡。

  「這樣誰看得懂啊!」殭屍失望得好像井上雄彥的簽書會在最後一刻臨時取消──你巴不得天下大亂就對了!
  
  

  「我來看看,請把那張召喚書交給我。」Doris趾高氣昂地走過來。

  隨著那女人的接近,墨文彷彿甫自沉眠甦醒,一陣抖動,伸展組列成英文字體。推了推那狹長的半月型眼鏡(這麼暗最好是推眼鏡就看得到),然而頁面轉瞬間籠罩在低溫的青光火焰裡,彷彿塗鴉般的手書字體一筆一畫清清楚楚。

  Doris清清喉嚨念道:「Throuth the Heaven you see the Hell; in fire, storm, and dust…第一個字拼錯了──嗚嗯、」Doris還沒說完就被我們兩用力堵上嘴。


  只見圖書室挑高的空間內,實現預言一般地平空擦亮火花,隨著忽起的焚風漫過整室的硫磺臭,殘灰與塵土灑了下來。幸好被念出的語句不多,也或許那個錯字的緣故打了折扣,異象只持續了十幾秒就消逝,留下我們三個死死瞪著天花板。

  片刻,也許三分鐘左右。


  「拜託、這一個字也不能念啊!你巴不得天下大亂啊!」
  「……」

  Lere……你真的沒有資格說話。




-----------------------------------------------------
因為我欠滋潤,所以我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貼了再說。

發現錯字請聯絡119。

然後,看文的各位,請讓我勒索一下回應,謝謝!

全站熱搜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