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在淒島之戰發生前,Aerogonien內發生了一見罕為人知的大事。
長久在大陸飄流的Ceoqulio,知悉艾爾若札王爭戰他國的企圖,便偽裝成人類,屢次暗中阻撓。艾爾若札王發現有異,即派遣最得力、親信的助手赴前線調查。雙方不斷鬥智周旋,卻在不知對方真面目下結識深交。首次,Aerogonien與人類有了更深入的來往。
艾爾若札領土擴張戰爭結束之後,Ceoqulio使命終了,回到久違的家鄉。他額前纏上布巾、披著斗篷,秘密的在黑夜中找到了族長龍淵,輕聲地說道:「我最鍾愛的手足、永遠敬愛的父兄,請讓我將我的生命托付與你,只因我血管中奔流的是風,骨子裡叫囂的是大氣,這世上什麼也留不住我,除非大氣再也不輕語歌唱!」
族長龍淵道:「鍾愛的手足,我早已明白你永難靨足於風所給予的命運。不論任何發自你內心的要求我都將一一允諾。但你為何要將如此重托交付給我?」
Ceoqulio憂傷的笑著:「父兄,我一出生便同落葉,除非我的形體消散,否則注定隨風而去。落葉,是來自我家鄉的樹,現在我所要托付的,便是我的根,Leax的根。」Leax是淒島上特有的樹種,樹幹淺棕而散發乳白色光芒,陽光透過綠葉就好似珠寶般閃爍;風在經過她時總是放下驕矜而軟語低唱,離開時則讚頌著Leax帶著水氣的清香;被Aerogonien所敬愛、鍾情傾聽且守護的聖樹。
族長正自思索為何他的手足提到了Leax,然Ceoqulio說完,便將一個溫暖的布包交到他手中,並給予他一個深深的親吻,隨即轉身離開了,只留下自己鍾愛的紅石耳環別在其上。
Ceoqulio交托給族長的是一個嬰孩─令全族驚疑不安的嬰孩!
Aerogonie從未背棄、也理所當然不該背棄天神對種族所畫下的界線,他們對這個生命的存在充滿了驚懼。但當他們看清他與Aerogonie歷來的子嗣一般呼吸、睡夢中嬰嚀、飢餓時輕哭,他們推定,天神仁慈地並未將父罪加諸於他小小的身軀上,Leaxroter,Luean根據他父親的意思而命名,是首開先例的人龍混血兒,容貌與那叛離天神的父親極其相似,比起Aerogonie白皙的皮膚多了一抹血色、金髮中透出火焰的光芒、缺了角飾的光滑前額,此外,難找到其他差異了。
儘管Aerogonie以往甚友愛Leaxroter的父親,但基於他反叛行為及所產生的結果,卻是難以接受,因此只有族長獨自為Ceoqulio照看、養護他的Leax根,在這樣的情況下,Leaxroter過的童年雖不比父族幼童群聚的絢爛多彩、無憂無慮,但是卻得到Aerogonien中學識最淵博、哲理最高深的族長親自教導。
基於Leaxroter身上的血有一半來自人類,Luean破例在他會行走、傾聽風聲、使用言語之後,離開淒島帶他踏上母土。此時適逢大陸戰爭終止、和平初期,除了艾爾若札國都之外,其他地方仍見得到野心所遺留下的醜陋疤痕─遍是老幼傷殘流離失所、骨肉分離,Leaxroter在一個廢棄的城鎮上發現了一個孤兒,連話都還不會說的人類小女孩,基於同理心,他懇求他的Luean:
「我最敬愛的族父,您的睿智能一眼望見她的未來黯淡無光。請求您收留她如我一般,讓她也能領略日月遷移。我將以聖樹之名發誓,永遠待她如同我的枝葉!」
Luean猶豫不決,但見到Leaxroter稚幼卻沉鬱的臉龐難得出現的渴望,終於還是答應了,並准許Leaxroter為她取名為Ena Leaxtheav一如他所願。此後,兩人依名相親相愛,如同真的手足一般。在Leaxroter心中,他的翠綠枝葉更好比風歌、泉源,只有Enaleaxtheav的天真歡樂能令他微笑;只有她能撫慰他的痛苦寂寥。Ena Leaxtheav這位人女,雖然無法輕易理解Aerogonien深奧的哲理,但她純真善良的秉性受到Aerogonien上下的祝福,進而使他們改變心意接受Leaxroter身上混雜的血統,漸漸地看到他們兩人時,甚至會說:「Ena; rotelen; jar cuveaha! Leax bles thum!」。

然而,Leax美麗的綠葉在淒島之戰凋零了。
Oseleo所率領的軍隊在利慾薰心之下,殘暴地攻擊淒島住民。雙眼被貪婪矇蔽的軍官早已分不清刀下的受害者到底是敵人還是親人,只有十幾歲的Ena毫無抵禦能力,在Leaxroter奮力抵抗的同時、被背後偷襲的軍官嘲笑似的手起刀落,就這麼香消玉損。Ena多舛的命運使她生於戰亂亦終於戰亂,Leaxroter激憤之下讓自己成為仇恨女神的雙手,將當時在場的十數名敵人通通拖入地獄。
等到Luean終於從戰中脫身來尋找這對兄妹時,見到的是早已冰冷的Ena,與守在她身邊渾身浴血、涕泣不已的Leaxroter。這場戰爭令Leaxroter的身心受到難以磨滅的傷痕,他的心碎落遺失了大半,剩下的空洞卻被仇恨填滿。
此後數年,族人不再見到Leaxroter的眼淚與歡笑。以往Ena與他形影不離,如今,他始終在Ena長眠之地徘徊不去。
當Leaxroter將屆成年,Luean命他來到跟前,悲傷的說道:
「我鍾愛的孩子,我族堅忍不拔的樹,為何多年過去,我不見你眼中仇恨消散?」
「我睿智的族父,歲月洗不去我的悲傷,我的雙手早已沾滿邪惡,如果不能讓我復仇,恐怕我的餘生都要浸在回憶之中。」
Luean看見他面無表情的說,忍不住變色道:「孩子,難道我苦心教導對你來說不過是一場玩笑?你的良心難道可以縱容你如此愚癡的行為!」
聽到Luean充滿正氣的喝斥,青年羞愧的低下頭。一會兒,才聽到他哽咽道:
「父啊,您的教誨能消弭我玉石俱焚的衝動,卻不能教我忘卻Ena與傷痛啊!」
縱智慧如Luean,聽見這樣的話仍忍不住感到心碎。他明白眼前青年心中沉重的傷痛悔恨多麼難以消除,因為他是多麼善良,也多麼脆弱。
「唉…你的沉穩並不能阻止你踏上如爾父漂泊的命運,矇塵的心靈已容納不了這塊福地!去吧,踏上那黑暗的大陸,去學學福命薄短的人類如何面對困苦、堅韌的活下去吧!」
就這樣,Leaxroter在家鄉度過最後一個白天,然後選擇在月光的照耀下,由他的好友與遠親Iān Ceros(glisten; ripple river)化為龍形,獨自送他離開。
再度踏上母土,成熟而開朗的Iān Ceros扮個鬼臉笑著說道:「Leax,你要早點回來,我在Ena旁邊種了許多果籽,希望果實累累時,你已經找到你的平靜,到時候我們就來個水果大餐!」
Leaxroter看見對方逗趣的表情,忍不住回以淡淡微笑。再次抱著Iān的頸項,一如往常粗魯地搓亂他柔軟細長的鬃毛,而對方也不甘示弱的用吻部弄亂他的頭髮。
迎著月光,Iān 昂聲清唱:
“Aerogun, Iih nawi--omen bles Roter! Iih nawi moh rotelen! Iih nawi Nethireo sirom Iih-felow! ”
(風靈,願你祝福Roter! 我願樹幹更加淺褐閃耀!我願希望引領我的朋友!)
“Muk-husi, Iih-felow, Iān, beana Iih”
(彼此彼此,我的朋友,等我吧!)
然後,在Iān的目送下,Leaxroter獨自踏上尋求平靜的旅程。

全站熱搜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