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淒島的龍族
淒島是這個世上最稀有民族的棲地,長年嵐霧環繞,罕有外人能一窺外貌。據位於大陸北方港都冰城最富航海經驗的水手間流傳,先輩們一次遠航夜歸時遭逢暴風狂雨的掠襲,就當眾人幾乎放棄求生意念之際,眼前隱約現出一塊陸地,船員們捉住微薄希望通力合作將船駛進,萬幸平安度過危機。在曙光照耀下,赫然發現眼前竟是渾然天成、從未見過的港灣!船員們雖然驚奇,但基於對這如同神蹟般庇護的敬意,不敢妄加滋擾,只是修補船隻時在港灣邊略加探看,隨即心懷感激地歸航冰城,這才發現該島竟位於冰河出海口,埃羅尼爾灣(Aeronear Bay)的西方,與家鄉竟是如此的近。埃羅尼爾灣沿岸的居民在此之前始終不知道該島的存在,因為這個傳說,促使許多人投入冒險之列,尋找那座日光閃耀下依舊煙嵐裊繞的神秘島嶼,多年後的偶然,才有人類登上島嶼,並見到了島上的住民,龍族Aerogonien。
Aerogonien自其祖先以降皆居住在天神所賜的漂浮島嶼上罕為離開,承襲著如同出生地所具有的諸多特性。譬如,所有的Aerogonie都如同該島的地貌─由巨巖環繞著碧翠蓊鬱森林一般,外表冷漠剛硬,實則護衛著內心的溫柔善良。Aerogonien生來便與大氣相親,他們鍾情風的吹撫與戲語,擅長傾聽,使他們懂得解讀風善變的脾氣,進而享受其中隱含的訊息,藉以了解遠方的情事與些許風土民情。
他們往往陷入沉思。使用語言的時機十分謹慎,只在一切Aerogonie認為有意義去傳達、探討的議題,故敘事或辯明的詞句十分精確,人類天生熱愛談天八卦雖然給予Aerogonie十分豐富的資訊,但同樣的行為對他們而言,卻被認為毛躁膚淺、不切實際,與人類的相比,抒情的詞語顯然稀少、樸拙得多。Aerogonie擅長觀察、感受,卻情感內斂,抒情的方式也與陸上的生物截然不同─他們可以重現一段風聲,精確地表現出當時的地形、天氣、溫度、氣味、…等等資訊,藉以表達他們內心狀態,這麼複雜細膩的溝通,使他們若不使用語言,極難被陸上其他族類了解。這種沉靜、善哲理卻缺乏熱情的天性,間接降低了傳宗接代的意願,故縱使十分長壽,Aerogonie數量仍然稀少,長久以來從未溢千。
Aerogonie的原形身高大約是人類的四倍,四足五爪,薄翼寬大,長頸碩軀,曳著靈動尾巴。全身覆滿柔細軟毛,色澤白至灰黑各異,兼具保暖與感覺大氣動態的功能,且隨著力量蘊藉越深厚,毛皮所散發出的光芒越柔和清亮。與人類一樣亦自母胎而生,至年紀稍長,才有能力幻化人形。成年的龍人身型高大纖細,多金髮碧眼,最大的特徵是尖長細耳、前額上獨一無二的角飾,及一貫的冷漠表情。
關於細部生活,首先是飲食,一方面Aerogonien身體之輕盈遠超過外表所現,維持生命並不需要很多熱量,一方面他們認為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只食用蔬菜瓜果與榖類。此外,Aerogonien崇敬自然,因為週遭一切都是天神所賜,不該有所破壞,所以他們珍視暴風豪雨一如徐風甘霖,只要有遮蔽安棲之所即心滿意足,當然也就沒有任何心思放在建築的發展上。
所以說,藝術與創造在Aerogonien發展史上可謂十分貧乏,除了服飾織造之外。
原形的Aerogonie當然不需要衣物,然一但化為人貌,這卻變得十分重要。經過無數漫長的改良之後,他們用植物纖維與龍鬃混合,製出堅韌保暖獨特的布料。然而Aerogonien成長緩慢,多半要拖到成年方能完成一件成品─立領前開、窄袖短擺、線條簡約、用色典雅且經濟實用的特殊服飾Cuvealium,曾幾何時,每有Aerogonie誕生,家族都會為其織造Cuvealium。成年時,便行名為Cuvealium Blesita的儀式,予甫成年的族人穿上那同Aerogonie有著獨一無二的色澤、飾有象徵個體繡紋的Cuvealium。在他們萬分珍惜之下,一件衣服通常都能伴隨他們百年以上,這是少數受到他們重視且賦予特殊意義的工藝。
總而言之,Aerogonien是自律甚嚴、簡樸寡欲的一支種族。
Aerogonien的族長─龍淵Luean Silavier,堪稱這世界上年紀最古老、力量最深不可測的生物之一,他基於善意,而將淒島降落在暴風雨中權充港灣,才使這支古老的種族曝現於世人眼前。然而Aerogonie太過低調,大陸上的人類對其所知有限,多半對其充滿了崇敬與畏懼,史書上的記載更是少之又少。至於為將該島何取名淒島,恐怕是因為Aerogonie冷漠的眉宇間,在人類面前常常不經意流露出的憂鬱吧!

我們的故事就從這支種族說起。

Aerogonien之中,長久以來便存在了一個異類。
不同於族人可以容納風善變的沉靜性情,Ceoqulio更加貼近大氣,飛揚不羈。當他明瞭自己不能如同胞一般光是傾聽就能滿足,他對Luean說道:「我雖是你的手足,但我的血管裡奔流的更像是風,所以在我如葉般凋零之後、朽逝之前,我命注定飄泊。」
所以Ceoqulio成了近代以來第一個在大陸闖蕩的Aerogonie。在他之後,陸陸續續也有族人到外界遊歷。大陸上為數眾多的種族─人類的強烈複雜的情感對Aerogonie來說,無疑是種衝擊,人類的文化、語言與器物都相當多元絢爛,衣飾華美繁複,情感抒發直接熱烈,Aerogonie吸收新知的渴望被勾起,漸漸也發覺人類的煩惱出奇地多,因此只要人類願意,他們十分樂於傳授少煩寡憂的哲理以為回報。人類從Aerogonie學到許多哲理,星象與氣象的解讀,只要配合天時運作,便得以大幅提升生產與經濟的效能;而Aerogonie從多情的人類身上習得許多表達、敘述情感的方式,逐漸也出現大笑、憤怒的生氣。
Aerogonie淡泊簡約的性格在充滿慾望的人類眼中十分突兀,人類既想一窺Aerogonien的所有秘密,卻又畏懼其未為人知的力量,妒羨之下,誤會與攻擊隨之而生。因此,在人群中的Aerogonie深明彼此的差距卻又愛莫能助,柔軟的內心盛滿了痛苦與同情,眉間益發抑鬱,相繼黯然地回歸故鄉,Aerogonien與人類往來已有上百年之久。
就在這個時候,大陸中北大國Ilrojar王Oseleo Shakrowfas熱中於領土擴張,征戰他國長達十三年之久。好不容易收兵返朝,大陸歸享太平不到十七年,Oseleo遭逢喪后之慟。老而昏庸的人王聽信讒言,認為Aerogonien握有生命的奧秘,竟將主意打到淒島之上。他暗中派人蟄伏於冰城與埃羅尼爾灣,打探出淒島顯現的時機,親自率領龐大艦隊登島征伐Aerogonien。
Aerogonie在毫無防備之下,失去了稀有珍貴的同胞,他們只僅性情淡泊,絕非懦弱無能,盛怒之下終於現出真身反擊,仍盡可能在傷亡最少的情況下將侵犯者驅逐。艾爾若札王感於Aerogonie的威能與大度與己身的愚蠢無知,收拾殘兵敗將回國後,下令在Ekha艾嘉神殿中塑建Aerogonie真身的形象祀奉不輟,以示敬畏感激。這就是人類史書上赫赫有名的淒島之戰。
此後Aerogonie再也不涉足大陸,對人類來說,與Aerogonien的往來到此就告一段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