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背後傳來的重擊令他頭暈目眩。

世界已經傾斜,但濤襲向他的衝擊力顯然足以將世界再次顛覆。


那緊攫著自己雙臂的有著剛硬的爪。
當哈薇自暈眩中睜開眼睛,立刻對上一雙刺穿黑夜的冰藍瞳眸。

眨眨眼,視網膜上映出來的是黑夜的怨靈,地獄惡鬼眼中的狂魔--


哈薇倒抽了一口氣,在警局頂樓冒著寒風約談的經驗無法稍減此刻不到一手幅近距離照面的震驚。
「蝙蝠俠!」在法庭上向來伶牙俐齒的法律人腔調碎顫。


不過驚嚇僅只來自於那刻意營造的有形外相。自個兒心底深處對來者向來的認知,使他擁有僅次於自己對於理想的堅信。

於時,那稜角分明、散發冷酷的形象說道。

「讓我救你。」


「拜託你。」無須一絲懷疑,哈薇說道。



蝙蝠俠毫不溫柔地拉起哈薇,這讓後者吃痛的同時又有點不合時宜的感激,那是他對於自己力量與堅強的信任。

他跟在那幢高大暗影之後張望,偌大的空間裡,不見布魯斯。
但蝙蝠俠腳步如臨深淵。





是誰有能力讓暗夜的怨靈如此戒慎?
他的疑惑下一秒便即解開。




一聲巨響,高大的木門在煙霧與灰燼中粉碎,他越過蝙蝠俠望去,來人一頭綠髮--

小丑!



「哈薇是我的!」


拜託現在並不是百貨公司週年慶我也沒有參加拍賣我求求你們換個台詞好嗎!

要不是前頭站著的是自己的戰友而且對方顯然沒有這方面的幽默,他真的相信自己會毫不考慮一頭槌敲上去。但那夜間守護者微微前傾的立姿,用背脊如陰鷙巨獸般地亙守著她。


「小心點,飛天老鼠,不要以為我這身炸藥傷不了你。」

小丑拉開他紫綠色格紋風衣外套————他由衷懷疑哪間成衣廠有腦子想出來還有膽子搞出這種配色————大衣內側鑲滿了貼著甜膩粉紅色泡棉花朵的炸藥,以及他從身後起出的包裝鮮豔俗麗到恐怖的禮物盒。


小丑那原本應當俊秀的臉上,唇角一扯笑得過份邪佞。



「這裡面可是你身後那位甜心的春-光-照--」

「少作夢了你這種沒創意、下三爛的伎倆我才沒在怕!」
哈薇往前大踏一步,彷彿是立即察覺到她的意圖一般,下一秒便被蝙蝠俠雙臂鐵梏一般圈在懷裡。
「不要。」那向來低啞的嗓音近在耳邊,那吐息撓得她不合時宜地坐立難安。她尤其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這戰慄感電流一般在身上竄流不止。

「哈哈,想不到吧?蝙蝠仔-你衷愛的小甜心有把柄在我手上--嗚噗!」



哈薇感到渾身僵硬。
倒不是說他有在怕,只是任何一個正常人面對小丑的恐嚇威脅劍拔弩張之際,看到在平時絕對俐落優雅的同事身著駝色套裝窄裙蹬著細高跟鞋卻憤然一步躍上足有一米高的廢墟用力扯住小丑後衣領施展柔道一記狠摔還能夠面不改色處之泰然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當他終於將鯁在喉嚨的那股唾液吞下去並把話吐出來時,他覺得他一世的聰明都毀在這一瞬間的同情上。

他說。


「瑞秋,你真的確定不讓他將自白講完?」


不‧需‧要。」



這世界上大概也只有瑞秋‧道斯有辦法以溫柔嫻雅之身將這三個字講得鏗鏘有力擲地有聲逕行取代確定判決連法官大人滿腹的駁回半個音節也不敢放出來。

「他窮凶惡極證據確鑿。」瑞秋將已經完全失去意識的小丑頭顱用力嵌進鋼筋外露的廢墟裡,另一手用力掏掘,不一會,瑞秋搜出大把大把的照片,頭也不抬,立刻將之塞進衣襟裡面……

那尚未滅頂餘波海的照片一角充分顯露出膚色與黑色最為曖昧的交纏。


「慢著!」
「你們兩個住手!」
「不要!」
「放手!」
「你摸哪!」
「我又不是故意的!」
「不要以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揍你!」
「你不要以為你多了那兩惦肉我就會手下留情!」

哪一個喘喊過來哪一個嬌斥不要已經不重要,重點是這場面混亂到縱使威能如蝙蝠俠也只能束手無策--然而這也分毫怪不得蝙蝠俠,畢竟只要其在人間的形象具有陽剛成分在,他就無法介入兩個女人之間的戰爭。


然而哈薇一個直男魂憑藉著他捍衛公平辯護真理的冷靜智慧,絲毫沒忘目前身為女性的絕對優勢--一個俐落的翻轉他用胸口一擋臀部一擠將代表高譚的愛與正義的女助理檢察官彈出幾尺開外、半點官方訓練純爺們的招數都沒使出來--手裡還攢一把花花的粉膚色照片!

「好吧--」瑞秋氣呼呼地站直了,一手理順散開來的髮絲,一手叉腰,毫無首戰失利再戰無恥的狼狽,「你要就看吧。看完了怎樣都不干我的事,要撞牆還是跳樓都隨便你!」

說完,她狠狠瞪了那全身漆黑的男人一眼,高跟鞋一踱氣勢萬鈞地走了,無視小丑身上又添的那排鞋印。
蝙蝠俠犀利的餘光發現,瑞秋質地柔軟的裙擺不但忠實地勾勒出她纖美的腿部曲線,隱約還凸現一塊大約SD記憶卡的大小起來……但這不是現下他關心的重點。

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們總說,有圖有真相--眼前哈薇攢了成堆成把曖昧不明的照片,本來就不以透氣見長的鎧甲下更是冷汗直流。

「哈薇,我需要你冷靜下來聽我說。」這可真稀奇了,在警署樓頂裝免插電綠能強力冷氣、在歹徒身後可以一秒嚇死一匪幫人的活動鬼屋,竟然心虛氣短軟著嗓求了。



顯然平常被欺負得過火,這會新仇衝舊怨連翻兩倍,哈薇忘了他白禮服在方才的格鬥中進化成最性感的高叉設計,長腿一分站開了三七步,左手抱肘,右手掌握著照片有一下沒一下敲在柔美的下頷線,笑得在男兒臉上是流氣、在他身上卻嬌媚慧黠無比。

「老伙計,你知道,我對高譚女神發誓永遠不會害你。」

「我明白,你始終照看著我的背…但聽著……」

「我相信在這世上對於任何邪惡你依然能夠面不改色、起身對抗。」

他看到那太濃重的夜色包裹著的慘白皮膚上,薄得淒美的嘴唇顫了顫,千言萬語於是啞然無聲。






「但我還是要看一下照片。」
「不!等一下!!」


蝙蝠俠身形子彈一般射出去,無奈子彈再快快不過光反射到視網膜、視網膜再用電子回報到大腦整個旅程的速度,那柔軟女子瞬間同地方法院莊嚴肅穆的大廳裡那尊大理石般亙古挺拔,而照片彷彿風吹葉落般輕易奪回。

又或者,那些照片就是梅度莎的眼。

蝙蝠俠艱難地抬眼,對上那雙空洞無神的瞳眸。

在別地方或許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但在高譚,好奇心可以終結很多人,包括一個正直但罕見地單純的前男檢察官。

「這誰?」



「合成照片。」難得的,非正面回答。


「回答我,這是誰!!!」
戰鬥服沒有衣領,但盛怒之下哈薇竟然扯住滑不溜丟的布料將自己逼掛上那女體化後二十公分的身高差。
然後他一世英名卻忽略掉這身法此刻使出來猶如悍妻捉姦。


蝙蝠俠艱難地自乾涸的喉嚨嚥下一絲唾沫,此時此刻吭任何一個字諷刺一吱聲都是往燒夷彈烈焰裡添幾公斤的C4。

好吧-那個誰慷慨就義地想著--反正彈頭死活是拆不了,要爆就來個大的。




「你,跟布魯斯。」以一種赴死的悲壯,他說了。



在床上,未著半絲片縷。
除卻眼前哈薇即將效法車諾比電廠超載爆炸的局面,蝙蝠俠內心深處的某一小角真想為小丑的創意與幽默鼓掌--兩具人體交纏憩在銀色絲質大床上,戰甲與披風上經年的煙塵與血汗在此刻繾綣繞戍甜膩的夢境。

用來移花接木的身軀不知道是哪個八卦週刊哪本色情雜誌擷取下來的腥羶照片,還鬼使神差地用了廉價黑色戰甲當情趣布景;至於臉面,蝙蝠俠悲哀地想,相較自己本尊看上去還有那麼點回事,沒有經歷過狗仔跟拍積攢下豐富資源,哈薇的面部表情就生硬地跟被人事部就鐘點費有歧見的攝影師隨便亂拍了事的員工照一樣。



於平日檢察官銳利目光下破綻猶如大衛像的胸首冠上朱銘的大刀闊斧的合成照,在失去理智的正宮大房眼裡,那就是一切,不堪入目,罪證確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