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Leax 一大早就跟昂巴斯的成員離開了。Shaxfer百無聊賴地玩著斗篷,研究縫邊花樣。Markthon來到Shaxfer身邊,好心給他帶來一塊麵包。
「早啊!Markthon大哥。睡的好嗎?我可是難得睡了個好覺啊!」
Markthon苦著臉:「不好! 昨晚風這麼大,只有你才睡得著!」
Shaxfer抓抓頭,傻笑道:「羨慕吧? 我還夢到金髮大美女睡在我旁邊耶! 嘿嘿嘿。啊,那黑髮的去哪啦?一大早就不見人影。」
Markthon說:「他幫你採藥草去了。我想你大概不知道他給你吃的是阿夕蘭!」
Shaxfer皺眉頭:「那啥? 毒藥嗎?可以把我弄上癮了然後妄想控制爺爺我啊?」
「去去去!才不是那種東西,阿夕蘭這藥草可珍貴稀有的勒!你小子知不知道這經過加工,黑市可以賣到以黃金計價啊你!」
「你說那苦不拉幾、噁爛至極的東西!」Shaxfer這回是真的傻了!Markthon賞了對方額頭一個暴栗。
「少不識貨了小子,長長眼,那療效可是夢幻般地高啊!唉喲─在你身上了全浪費了真是。黑髮的都沒跟你說?」Markthon見對方傻愣著搖頭。
「那阿夕蘭這麼珍貴的東西,他現在要去採?採得到嗎?」
「他說可能附近都找不到了。之前有的通通都─用在你身上啦!你這毛頭把黃金吐出來!」Markthon邊搖著Shaxfer的肩膀邊大喊,簡直為阿夕蘭痛惜到極點,尤其是被用在這倒楣到家又不長眼的人身上。Shaxfer難得沒有掙扎反駁,只是撫摸著衣服底下將癒的傷口陷入沉思。

Leax與昂巴斯的探子共騎,往綿延環繞平原西南緣的山脈搜尋強盜巢穴。
途中Leax心緒翻轉,他只是個平凡人,任何平凡人絕不會願意與馬賊、旅團甚至強盜有絲毫瓜葛,更何況身陷三方勢力之中?當真料不到平常力保低調而每每奏效的行為指標,竟因突發的好心而完全打亂,他禁不住想這回還不是普通的倒楣!再說,儘管插手干涉他人之事,大大違背Leax的處世原則。但直覺告訴他,Shaxfer雖不是平凡老百姓,總非十惡不赦的壞人,儘管嘴巴賤了些。若這關若過不了,那人恐怕凶多吉少……雖然顯不可能,Leax仍暗自希望這整件事最好和平落幕。
『好吧,生命總是充滿著意外,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把握現在!』每每心情低落時,Leax就讓浮現眼前的族訓指引正確方向。『最差也不過帶著Shaxfer逃跑。』Leax做好最壞打算,覺得自己似乎又有勇氣去努力了。
一來到山腳下,Leax立刻明白Methimas何以選在平原中心部份紮營。以他極佳的視力尚難看清濃密樹林下錯綜蜿蜒的地形,若非良馬恐怕難以深入,若山寨設在其中,無疑是強大僻護,享易守難攻之優勢。若雙方勢必要戰,對昂巴斯而言,最有利的情況唯有把對方引到平原空地上。『看來會僵持很久啊…』Leax無奈地想,腳下不停,快速無聲領著探子穿入林中山裡。
Aerogonien身體輕靈矯捷,十分耐久。約莫兩個小時,沒有馬匹支援的人類探子氣喘不已,拉住Leax的衣角迫使對方停下。
「我Bevarq幹探子這麼久,還沒見過這種速度!你確定你不是去送死或是投奔?」
Leax十分明白對方勢必懷疑,何況自己也難免心急,解釋道:「我或許沒有你高超的追蹤技巧,但風聲告訴我附近無人監視,氣息領我閃避陷阱。我知道很難說服你,但仍請你相信我無意使你我陷入危機。」
探馬Bevarq不是混出來的,長久經驗磨亮他的雙眼,自然能從混亂無章甚至陰暗不明的環境中辨別陷阱,但在如此速度之下所維持的準確度令他十分吃驚,尤其聽到對方靠的竟是聽力與嗅覺!再看對方的能力顯能甩掉自己卻不這麼做,也只能姑且相信了。
Bevarq撫摸著土壤碎葉,眉頭深鎖道:「最近這裡恐怕不平靜啊…」
Leax看著蔓覆整個山坡的晦綠植被,接腔道:「人類的氣味還很新鮮。恐怕是昨天經過的。」
Bevarq整個心中都被憂慮佔據,已無時間為對方肯定的語氣驚訝。「應該是晚上。昨晚風這麼大,搞什麼鬼咱們也不會發現!」話沒說完Bevarq已像兔子般跳起來,往深林裡竄去。
昨晚確實有不少人從這條小徑通過。山寨受到不明夜襲,部分強盜追擊而出,進而發現昂巴斯大隊人馬已開至平原中,更連夜設了無數陷阱。不過,這些人味新鮮的花招到了Leax面前完全起不了作用。
隨著兩人深入,身旁樹幹越形歪斜扭曲,濃密的枝葉頑強的抵擋陽光。幽暗崎嶇的坡道不時被垂落的藤蔓與橫行的根瘤阻攔。要不是不能洩漏形跡或恐誤觸陷阱,Bevarq還真巴不得抽刀將之通通掃落劈絕。Leax有些歉然,但為了閃避更多陷阱,只好出此下策。好在Bevarq不是省油的燈,沿路上難免磕磕絆絆,但被他用機警反應一一補救,總算速度不減。
越過一片凹陷盤節的樹根,眼前突然亮了起來!兩人不知不覺已登上地形頂端,眼前是片光禿禿的岩地,然後──直削向下成一道峽谷!Bevarq趴在地面小心翼翼勘查,赫然發現底下木造建築綿延在岩凸面,山寨原來就懸在峭壁之上!藉Leax在一旁望風,Bevarq冒著冷汗,既驚訝又戰慄,連忙記下所有情報資訊。

入夜,扎膚寒風再次昭示秋天的降臨,連搖曳的營火都顯得薄弱而屈服。
「你說那山上有許多新設的陷阱?」
「是的,老大。很有可能是昨天設的。」
看著Bevarq在地上畫的路線圖,Methimas沉吟了一會,問道:「陷阱都分布在哪一帶?」見對方在地上筆劃一陣,大笑道:「傳令下去,叫兄弟們睡飽一點,接下來有很多活要幹!對了,去叫黑髮的來。」
Leax來到營帳內,神情淡然地行禮。Methimas盯著他的雙眼:「年輕人,聽說你的身手很敏捷。要不要跟咱們一起出去?」
「出去?」
「對,去打仗!」Methimas發現對方眼裡閃過驚恐。
「不,不…如您所見,我只是個膽小鬼。身手敏捷不代表能夠殺敵致命。況且,我想我為您帶來的情報已足換取我應得的代價。」
「別這麼著急,年輕人,我說話算話!你可當我會訛詐你的苦勞?」
「您誤會了,我是指,您應該可以確定我不是您的敵人。」
「等這場勝仗,你就可以如願。」團長大手一揮,表示談話結束。

見到熟悉的大樹下熟悉的身影,Leax不知不覺鬆了一口氣。
由那雜亂詭異的姿態看來,Shaxfer似乎睡得很熟。Leax輕輕坐下,伸手小心探求對方額頭的溫度。
「…你終於回來啦…旁邊有麵包,你的晚餐。」Shaxfer睡眼惺忪地問。
「對不起把你吵醒了。吃點草藥。這是可以直接吃的那種。」Leax輕聲說著,將草藥喂給對方。
「這藥草味道沒那麼壞,但療效也沒那麼好。將就點吧。」
Shaxfer難得不發一語,只是端詳著為火堆添柴的那張側臉。他的膚色太過蒼白,在月光的浸漬下只恐更加冷漠;但,似乎是因為柴火,又或是什麼,Shaxfer竟然發現他臉上映著些淡淡淺淺的溫柔影子。
「早點睡吧。」
「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